電腦效能應用與安全研究室 Performance, Applications and Security Lab


我們的研究範圍很廣,從嵌入式系統、手機應用、一直到雲端計算、商務應用、資訊安全都有做。
我們的合作研究夥伴很多,包括聯發科、IBM、中研院、資策會,還有和台大、清大、交大的教授合組研發團隊
,包括高階應用處理器架構研究、虛擬化技術、異質計算、系統軟體等重要技術的研究與創新,我們很關切台灣人才與產業的未來。

2013年4月2日 星期二

評論者的修養

看到彭教授這篇「吳寶春上學記」的真假新聞(http://mhperng.blogspot.tw/2013/04/blog-post_2.html),我必須說,寫得真的很糟糕。以此警惕自己,文章不可不慎,尤其是評論他人之時。

彭教授在文中大罵記者、中時和旺報。他這樣說: 「現在竟然是記者自己(或奉命?)捏造新聞,那更是遠超過「惡劣」所能形容。」

他如此說的原因是:「我為何寧可相信《天下》總主筆李雪莉的說詞而不相信中時(旺報)的王瑞瑤?主要是因為信任另一個現任總主筆何榮幸(據李雪莉說,她是跟何榮幸一起報導吳寶春事件的)。何榮幸過去的新聞稿與評論我看過不少,因而對這人能信任。 第二個理由是李雪莉有出據吳寶春自己在臉書上談到新加坡國立大學的EMBA初試。事實俱在,賴不掉。第三個理由是:王瑞瑤那篇專訪新聞的連結已經失效!原因大概是中時知道自己錯了,或無法繼續惡搞下去了。」

彭教授以前的文筆以理性、科學著稱,說理辯論講究證據,寫給一般人看的一篇部落格文章可以附上十多個參考資料。今天在做非常嚴重的人身攻擊的時候,竟然只憑著三點「個人觀感」「片面之詞」「臆測」,就可以下一個這麼重的結論!我覺得很可笑:(我不認識任何人,我只是想說公道話)

1. 你相信何榮幸,就可以說他的同事李雪莉是對的,而跟李雪莉報導不同的王瑞瑤是捏造新聞的?

2. 李雪莉的「證據」是吳寶春自己在「臉書」上談到新加坡國立大學的EMBA初試,能證明吳寶春有申請國內的EMBA?

3. 第三個理由裡面有「大概」和「或」,請問用這樣的臆測推導出肯定的結論,是一種科學的方法嗎?

4. 彭教授一方面大罵中時和旺報,一方面又稱讚「聯合報這個大保守派好像還守著媒體的守舊風格啊。」彭教授個人選擇在「聯合報」上發表文章,也藉由聯合報系的「聯經出版社」出新書,可謂與「聯合報」交情匪淺。既然如此,作為立場超然清高的學者,不是應該謹守分際,不要輕易介入報系之間的糾葛?

5. 我很失望和痛心,難道彭教授在成為媒體寵兒之後,有時間和業績壓力,必須在不經查證之下,如此疾速斷然表達他的寶貴意見嗎?其結果,不是跟他在痛罵的媒體落入一樣窠臼嗎?

在不解之餘,我搜索「王瑞瑤」,在幾分鐘的時間,我看到王瑞瑤的原文和她的說法:http://blog.chinatimes.com/eat/archive/2013/03/24/6653867.html

大家可以自由心證,但是,事關記者的清譽,在沒有確切的證據之下,我絕對不會做如此嚴厲的指控!

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