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腦效能應用與安全研究室 Performance, Applications and Security Lab


我們的研究範圍很廣,從嵌入式系統、手機應用、一直到雲端計算、商務應用、資訊安全都有做。
我們的合作研究夥伴很多,包括聯發科、IBM、中研院、資策會,還有和台大、清大、交大的教授合組研發團隊
,包括高階應用處理器架構研究、虛擬化技術、異質計算、系統軟體等重要技術的研究與創新,我們很關切台灣人才與產業的未來。

2015年11月30日 星期一

Maker - 夢想的自造者

自造者是目前國內對Maker的翻譯,在當前一片鼓勵年輕人自造、新創的風潮中,對於有夢想、想突破現況的人來說,是再好不過的環境。

然而,所謂「多情自古空餘恨,好夢由來最易醒」,如果只是追逐時尚、圖一時之快,沒有真正的熱情,也沒有個人的創見,那麼自造、新創的夢是很容易醒的,或許也因此而留下餘恨。

所以好友蘇文鈺​教授感嘆說,作為一個普通的Maker最怕的就是遇到有人問以下這類問題: 「你這個人家早就做過了啊!而且人家做得比你早又比你好!」

我回他說,或許該先認清楚自我的定位,作為Maker所為何來? 初心是什麼?目標又是什麼?

對我這個自認為是舊時代的老Maker的人來說,回想起當年,Maker的意義很大,對我一生的影響遠比很多事物來得大多了。作為一個Maker,我學會自行創造夢想,有機會與同好們一起築夢,能夠為了追逐夢想而狂野奔放、堅持到底,至少在心靈上沒有被庸俗和邪惡所困苦或同化。

所以我說Maker是夢想的自造者,Maker的能力不斷創造夢想,也讓夢想堅持下去,乃至於讓我成為Problem Solver、Hacker、Innovator、Educator、Promoter...

Maker可以是好玩的,就像我從小到現在,逢年過節有空就會做塑膠模型一樣,有時候只是興趣,沒有要跟誰比高下,只是寓教於樂 - 在自造的過程中,教會自己一些能力,長一些知識,多一份快樂。

如果我小時候不親自做一台F-14飛機模型,我沒辦法充實地欣賞與想像那些我從書中讀到的關於F14的種種頂尖設計和科技結晶;如果我沒有自組一台PG級的機動戰士Z鋼彈,我也沒辦法實際領略其中巧妙的機構設計,以及透過把玩將我從動畫上看到的神奇變形的系統具象化獲得快感。

雖然聽起來頗幼稚的,但這不就是所謂的有夢最美嗎?

人生而有情,因為有情,則有喜、有悲、有樂、有苦。如何燃起熱情追逐夢想而成就自己、離苦得樂,則是大議題。試問時下有多少人無心於尋夢、缺乏熱情、隨波逐流度日? 當然,維持夢想需要相當的付出,夢想的破滅也有相當的代價,這是作為有情眾生之一的覺悟。

我從小喜歡動手做的個性,讓我曾經有過成為科學家、工程師、藝術家的夢想,至今這些夢想還在,熱情也還在,不因沒有成就而苦惱喪志,只是因為興趣太多,無法兼顧而已。

想起當年高中時代在電腦上做的東西,可能今天的Maker會不屑一顧。然而,打從我在Apple II上按照書上的範例輸入程式碼的那一刻起,我製造出一些夢。我夢想有一天,擁有高解析度、色彩繽紛的工作站,電腦可以幫我解決記憶不好的問題,自動化和網路可以幫我解決雙手不夠用、分身乏術的問題,更好奇如何做出令人滿意的人工智慧。

我的腦海中充滿著對未來的憧憬,而這個憧憬讓我求知若渴,讓我竭盡所能。但我知道我正在做的東西只是過程的一部分,我勉強自己背三民主義,為的是進入最好的系去追尋我的夢。

在大學時,我們有一群人在社團學著造小火箭,夢想有朝一日能做出大火箭。我修了六個學習的專題,雖然沒做出甚麼偉大的東西,但我知道我能做東西,而且能從做中學,能從其中得到樂趣。

因為樂趣而做,做了而產生樂趣,這樣就會有源源不斷的熱情。如何啟動這樣的正向循環,就是每個人的課題了。然而,如果因為贏過別人而有樂趣,為了樂趣而不斷想贏過別人,那就麻煩了。這是我們這種注重考試排名的教育文化容易產生的迷思,很多人不認輸,或是輸不起,因為必須以贏過他人來肯定自己、獲得樂趣。

還好,我有足夠的夢想來撐起自己,我不需要盲目與人比成就。我出國留學、去一流公司工作、到學校做研究,為的是學更多的東西。當然,我的些許成就,能讓我在尋夢的過程中獲得生活上和專業上的支持,所以我可以擁有不斷地前進的熱情和動力。對我來說,當電腦工程師和當資工系教授的初衷,從來就不是名和利,只是去園一個夢,一個幼年Maker的夢。

話說,沒有夢想,恐怕在科技的領域上很難走得長遠。

科技的本身往往是冰冷的,越是理性的論述,越是複雜的理論,越是周全的設計,科技的後面充滿的嚴謹但機械式的分析、建構、評估,如果身為一個無法從科技上獲得某種滿足感的科技人,就算以此維生、成名、創業、發財,但從某種人生的意義與從事某種活動的價值層面來看,是極為空虛無聊的。

我不想做冰冷的科技人,我不想過窮到只有名位和財富的日子。骨子裡,我還是狂野奔放的Maker。

當然,我早已不是幼年的那個我,夢想也越築越有個人特色,後來又陸續加入了其他的夢,而這些可以讓我廢寢忘食的夢想,也讓我擁有點燃生命火花的熱情。或許每個人都該從幼年開始築夢,或許該築屬於自己的、複數的夢,而夢與現實相連之處,或許正是感情所寄託之處、身心靈所關照之處。

或許我們可以學習把夢做大一些,學習如何把夢想家的動力帶入現實,學習如何不懼怕夢想的破滅;或許正是因為夢想所帶來此情此景,才好讓我們領略到人生中的因緣際會;或許正是因為懂得觀夢幻泡影,才懂得如何超越一切有為法。

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