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腦效能應用與安全研究室 Performance, Applications and Security Lab


我們的研究範圍很廣,從嵌入式系統、手機應用、一直到雲端計算、商務應用、資訊安全都有做。
我們的合作研究夥伴很多,包括聯發科、IBM、中研院、資策會,還有和台大、清大、交大的教授合組研發團隊
,包括高階應用處理器架構研究、虛擬化技術、異質計算、系統軟體等重要技術的研究與創新,我們很關切台灣人才與產業的未來。

2014年5月1日 星期四

再談基礎資訊教育

有朋友指名要我談談這篇「歐巴馬呼籲美國年輕人學寫程式,台灣的教育鼓勵我們學什麼?」(http://www.thenewslens.com/post/28632/),所以我讀了。類似的文章和報導,我這兩年讀了不少,自己也寫了不少。知道和流傳的人越來越多,我就不用常常出來呼籲。大家不知道,還以為我寫文章很輕鬆,其實我最討厭重複寫同樣的東西,尤其是對牛彈琴,真是累。

為何「對牛彈琴」?講了半天,主政者還是無法有所作為,我們只好少講多做。例如去年提的課綱修改建議,沒有奏效,這篇「資訊科技未列小學必修 學者:可惜」(http://mag.udn.com/mag/edu/storypage.jsp?f_ART_ID=500382)大致描述了這件事,不過我對於「奧林匹亞競賽」一直沒什麼好感,我也不鼓勵所有學資訊科技的人都去搞這個。那麼應該搞些什麼呢?我們一直在規劃中,這就是「做」的部份。

我們希望資訊教育進入到十二年國教中,目的是及早訓練小孩的思路邏輯以及動手將所學知識靈活應用於實際世界的能力。試問,今天有哪一門科目能夠做到?數學,往往流於機械式地背誦公式和解題方法,沒什麼機會讓學生培養創造力;自然科學,也是多以理解知識為主,缺乏應用導向的思維訓練,而且受限於數學能力,十二年國教所學到的自然科學,根本無法做什麼開創性的應用,連設計電路的能力都沒有。

我們在大學,發現很多年輕人很聰明、樂於學習,但是也有很多年輕人是只會吸收老師整理好、雙手捧到他前面的知識,缺乏應用知識和解決實際難題的能力。隨手Google得到很多知識,網上有很多高品質的免費教學課程,但很多學生還是沒有主動學習的習慣,因為一向走的都是安排好的道路,因為長輩要求拿到學位再說,沒有把求學和生命經驗編織連結在一起。

這不是批判年輕人,只是點出當前的問題。其實中老年人普遍更糟糕,而且有些老人家還沒有自知之明。幾十年前的年代,研發一個小電路、寫個小程式就可以拿到碩士、申請專利、甚至在資通訊產業中賺大錢,因為當年很發達的諸多代工產業,並不需要自主研發的能力。現在呢?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研發所需的門檻大大提高了。所以我欣見「李家同:自己的設備自己做 我們夠不夠厲害? 」(http://udn.com/NEWS/OPINION/X1/8642557.shtml#ixzz30Q78Sq2N)這篇文章所指出的盲點和困境。

我想,一方面老人家們應該搞清楚當年「努力讀書就能成功」這件事,其實有頗多「時勢造英雄」的機運在其中。如果今天還要讓學生不斷重複當年他們「念書-考試」的過程,養出一堆只會聽話照著做的好學生,讓不服從體制的學生走上街頭,那就完完全全是個失敗的教育。很不幸的,這些年的教育,正是如此,但主事者和大多數老師家長仍然缺乏反省和共識。

講難聽一點,台灣當時最厲害的,是進口昂貴的機器來生產人家設計出來的東西,所以不需要很多高階人才來做代工。後來進步一點,進口設計工具來設計人家要拿出去賣的產品,做所謂的「代設計」,需要多一些高階人才。台灣至今,仍然不是科技發達的國家,我一直認為國家不應該把資源放在哪些「打腫臉充胖子」的項目上,而應該致力於提昇人民的素質和生產力,這也應該是教育的宗旨。更不要整天呼口號要人家苦幹實幹,而是想辦法透過各種教育管道,提供一些提高個人生產力的途徑。

另一方面,學生們要有「自救救國」的意識。我對國中二年級的小孩講這個,他覺得很奇怪,也不大懂,但我想這是遲早必須面對的。天天有抗爭活動,佔領議會、道路,奇怪的並不是出來抗爭的人,而是這國家社會的結構和政策。這是大問題,我不期待國中生能夠理解,但我們不能用簡單的說法,像是「這些是暴民」或是「馬英九很爛」一句話就回應他們的疑問,而是讓他們慢慢去思索這類問題。「喔,不,這會讓他們沒辦法專心在學業上」-- 如果您這樣想的話,或許您該先設法解決自己從小被養成的「科舉情結」,不然教育再怎麼改,您心中還是「唯有學位高」,那您家小孩也自然如此想。

將資訊教育導入十二年國教,應該有機會改變我們年輕一代的思維和能力。我們從許多例證中可以看出,十三歲的小孩,可以透過線上學習,成為資訊高手。二十歲的大學生,可以夥同三五好友集體創業,造就Apple, Microsoft, SUN, Google, Facebook這些大公司。有了這些例證,還有歐美積極推動資訊教育的作法,政府當局如果還是無動於衷,各位家長如果還是汲汲營營於搞懂考試升學的遊戲規則和競爭策略,那我們也只能以個人或團體的方式繼續去推動資訊教育,「大規模改變」的期待,大概得寄託在未來「痛定思痛」的年輕人身上了。

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