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腦效能應用與安全研究室 Performance, Applications and Security Lab


我們的研究範圍很廣,從嵌入式系統、手機應用、一直到雲端計算、商務應用、資訊安全都有做。
我們的合作研究夥伴很多,包括聯發科、IBM、中研院、資策會,還有和台大、清大、交大的教授合組研發團隊
,包括高階應用處理器架構研究、虛擬化技術、異質計算、系統軟體等重要技術的研究與創新,我們很關切台灣人才與產業的未來。

2013年5月28日 星期二

創業甘苦談 (IC設計產業)

這篇說出了一些業界大老不願意承認、學校老師不見得願意告訴你的實話:(引號內是文章裡的話,括號內是我的附註)

蘇家慶:談創業小小甘苦談...
https://www.facebook.com/myie123/posts/653592877988116

- 『要賺回開發成本,必須賣出天文數字的數量 ....只能說是做辛酸的。現在還執著於ic設計領域的人,多少我都必須講「腦袋有問題」。』

(所以重點向來都是靠政府補助和壓榨勞力。如果不靠政府補助,當然是做辛酸的;發不出大筆紅利的公司,當然沒人想去;為節省成本,聯發科和晨星也得合併。)

- 『國內IC設計產業的經營者,一般而言business scope也大多非常窄小,看不出系統的價值所在,也更膽怯於跨入新的領域...唉,考試世代長大的一代,最缺乏的就是跨出的勇氣...』

(IC設計產業微利化,不創新和向上發展,將來就是死路一條。IC設計產業的主管我看過不少,基本上能當到主管的,不是笨,也不是膽怯,而是他們很多人早就賺飽了,與其年紀一大把了還得放下身段向年輕人學新的東西,不如繼續做他們懂的東西,做一天算一天,做到這個行業被搞爛為止。

反倒是年輕人自己要看清楚,不要盲目追隨這些「長官」。所謂「勇氣」,講的是獨立思考、決定自己事業前途的勇氣。很多長官早已看到終點站,老神在在;所謂「不見棺材不掉淚」,指的是搞不清狀況就去送死的年輕人。)

- 『台灣科技業缺乏競爭力,這又是不爭的事實;台灣產業環境也缺乏有遠見的大老等級的人,能夠帶領台灣科技業走出這微利化的可恥狀態。技術是有的,理念也是有的...但創業仍是辛苦的。』

(為什麼說有技術,卻缺乏競爭力呢?又為什麼說有理念,卻缺乏遠見呢?關鍵在於領導人。產業的領導人,不僅故步自封,還利用各種巧妙方式卡位和鞏固資源,是文中所謂「可恥」之處。)

以下是我個人經驗和看法:

我大學時代念電機系,純粹是為了興趣,因為電機系包羅萬象,可以讓我看到系統的各個面相。到了研究所,我發現不少同學們,修了一門IC設計的課(密西根大學的EECS427 - VLSI Design),就靠著這個本領出去就業大賺其錢。在1990年代,到處搶著要IC設計的人,用力賺它幾年,就可以退休了。

表面上像是現代的煉金術,可以點石成金,實質上,IC設計的工作可以與「雕刻師傅」的工作類比。傳統雕刻師傅的身價,在機器普及之後一落千丈。由於IC設計經驗成熟(現成的設計一大堆)以及方法的自動化(EDA),普通的IC設計工作的取代性越來越高,因此IC設計產業的微利化,是不可避免的現實,除非你有辦法結合系統設計。

一般IC設計公司把晶片設計當成服務,你給我規格,我幫你設計,有不少先前的設計和現成好用的工具,有多少創意在裡面?(幫人家做網頁設計的,能用上的創意可能還多一點。)我們缺的是能夠看清楚複雜或前瞻性應用的特性和需求,設計出高效率系統的架構工程師(architects),以及讓那些人發揮的舞台。

資訊系統的格局大,符合我的調性,是我研究所主修資訊系統的主因。包括嵌入式系統、平行處理、雲端運算,在美國資訊產業的工作和學術的研究議題多得不得了,可惜在國內,資訊產業的格局被做小了。如何把格局做大?創業維艱,同志仍須努力。

1 則留言:

  1. 自以為瞭解所有領域,文人相輕,如此爾爾。
    可以表達你對不同領域的看法,但當你對其它領域投以鄙夷的眼光時只會顯示自己的淺薄。

    回覆刪除